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民参军企业造出4万吨液压机 全球仅6台

阅读:

军工界又一奇迹!

在距离西飞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一家名叫三角防务的民营企业,专门给西飞生产的大运飞机提供重要的大型结构件。短短5年时间,这里已经是中国规模最大的民参军企业之一。而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严建亚做军工产品也只算是一个新人,在建这个工厂之前,他还曾经是西北大学的一位化学老师。

曾经的化学老师

造出4万吨液压机 全球仅6台

“我去了一个巴黎的航展,看到波音飞机的起落架,人家做得那么好的,咱国内自己能不能锻造出来这种用好的材料,做出来这样好的起落架?我萌生了这样一个想法。”涡轮盘也叫难变形高温合金涡轮盘,直径1.5米。高温合金涡轮盘主要被用于航空母舰、核潜艇、航空航天等军用装备的动力系统。如果没有这个“圆饼”,飞机和舰船恐将寸步难行。巨型模锻液压机正是这家工厂的核心。一台4万吨模锻液压机,身高27米,宽12米,锻造时压力达到4万吨,相当于把整个鸟巢放在上面,如此大型的模锻液压机全世界也只有六台。

想要做出这种涡轮盘,要解决两大技术难题。一个是用于制造涡轮盘的钢材,属于特种钢中的特种钢,因为难变形高温合金涡轮盘需要在600度高温下服役,冶炼这种钢材的方法一直难以突破。而掌握了成熟的冶炼技术就等同于国家核心竞争力的象征。其二,即使冶炼出来这样的钢材,如果没有巨型模锻液压机,也不可能压成涡轮盘的形状。

“从1958年开始,我国就开始有了制造出涡轮盘的设想,可设计出来了以后,国家却没有建设能力。像这么大型的涡轮盘多数用在军事装备上,国际上一直都禁止将类似的生产技术转让给中国,想从其它国家购买这样的涡轮盘都很难。2004年,我刚好有这样一个机会去了巴黎的航展,看到波音飞机的起落架,人家做得那么好的,咱国内自己能不能锻造出来这种用好的材料,做出来这样好的起落架?我萌生了这样一个想法。”

从巴黎航展归来,严建亚一直在想锻造飞机核心部件的事情。如果我们自己制造一个巨型模锻液压机不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吗?回家想了几天,严建亚开始着手调研,先后跑了二十多个地方,了解到清华大学一直在研究钢丝缠绕坎合技术,或许可以利用这个技术做大型锻压机,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严建亚走进了清华大学开始学习。

对于一个搞化学出身的40多岁企业家来说,坐在教室里重新学习,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了,更别说要弄明白复杂的机械工程。钢丝缠绕坎合技术到底能不能走出实验室,能不能产业化,还需多方论证。

“我去北京开过九次论证会,前三次左右基本是九家八个都反对,最后通过我们实地的考察,给他们做理论上的解释,第九次会议的时候,是国家材料界的态度,师昌须院士给我主持的论证会,才把这个项目在国家这个层面上通过。”

2007年,严建亚开始召集了以清华大学机械工程教授为首的技术人才,研究用钢丝缠绕坎合技术制造4万吨模锻液压机。要不就不造,要造就造最好的,最先进的。严建亚了解到,目前世界上的巨型模锻液压机使用的都是普通锻技术,锻造出来的部件组织性能不够稳定,高温段和等温锻的技术几乎还属于空白阶段。而目前,能同时具备这三种工艺能力的液压机,正是严建亚团队制造出来的,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单缸液压机,液压缸内径达到2米92,可以生产多种异形结构件。


政产学研用

全心全意造大型军工液压机

民营企业怎么参与到高端军工产品?怎么做军民融合?严建亚给总结了五个字:“政产学研用”政就是指的政府,像西安航空产业基地就给他们提供了很多支持,开发区管委会还在严建亚最困难的时候,给予资金支持,成为三角防务的股东。研则是指技术,技术过硬是为军品配套的前提。当然,有了过硬的技术,也不一定就能很快拿到订单,尤其要想为军用飞机或者舰船配套,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建厂初期,预计需要预算是一亿五千万元,可是工厂实际建起来,光设备就需要投资八个亿,严重超支。资金出现困难,无奈之下,严建亚只能寻求银行贷款。可是,多数银行听到严建亚说要生产军用飞机上用的配套产品,都认为严建亚是骗子,那时候,有谁会相信国家会把这么重要的项目交给个人呢。

严建亚几乎跑遍了西安所有的银行,在多次努力下,最终从建设银行成功贷款2.5亿元。随后,严建亚又引入了国有资本和社会资本,企业也从严建亚的个人所有制变成了混合所有制。

“2012年9月份我们投产的时候那会儿没有定单,那会儿压力很大,一天别的都不算,光利息,人员工资和电费每天都二十多万块,三十万,没有收入,一个月光这块的支出几乎一千万块钱。所以那会儿晚上就睡不着,即使是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睁眼就是得花尽三十万块钱一天的费用,那会儿真是压力大到一个很大的极限了,如果再拿不到定单,这个厂子可能,原来美好的愿望都会落空了。”

2012年工厂投产后,严建亚逐个拜访可能跟自己合作的客户。大概用了半年时间,才拿到第一个订单。而第一笔订单,严建亚就拿到了三千万。对严建亚来说,这是他实现军工梦的第一步,也是他敲开民参军这扇大门的钥匙。


企业能做成

离不开军民融合大环境

近年来,中央一直高度重视军民融合式发展。从2013年开始就在根据中央的部署,扩大军民融合的范围和领域,今年军民融合又上升为国家战略,严建亚也正是借了这股东风,订单源源不断。从投产至今,工厂已积累十多亿的产值。

严建亚表示,这个就像眼镜框一样,却比眼镜框大了很多倍的就是整体钛合金框,多数用在军用飞机上。现在我们所生产的钛合金框,是目前全世界上最大的整体钛合金框,采用热模锻技术生产,整体钛合金框的使用不仅能使战斗机在空中格斗的能力和水平大幅提高,还能很有效的给飞机减重,增加武器的挂载量,延长了战斗机的作战半径。在此之前,要生产这么大整体钛合金的框,需要先分成七块。而这个产品的问世,也代表了世界最大的整体钛合金框出生在中国。

如今,严建亚也只是军工产品的三级供应商,他的目标是让自己从三级制造商变成二级再到一级,要做更深度的军民融合。在航空产业基地,除了严建亚的企业,还有很多参与军工制造的民营企业正在建立和兴起。而航空基地也正在以它独有的优势建立深度军民融合的特色航空城。

推荐产品